李英宏,最接地氣的演出

因《台北直直撞》入圍第28屆最佳台語專輯與男歌手的李英宏,在音樂創作之外,這回挑戰大銀幕的惡霸角色,處女秀就獻給了《痴情男子漢》。

對李英宏而言,去年無疑是絕對精彩的一年,五月發行個人專輯《台北直直撞》,以本土的男子漢形象結合電氣元素,帥氣唱台語饒舌,不僅打造了屬於個人的藍領鄉愁,極有辨識度的音樂和瀟灑的外型,也讓他獲得不少注目。在數把個月的時間迅速累積人氣,並得到樂評讚賞,不僅入圍金音獎,連金曲獎也將眼光投注他身上。現在,還出演電影,以演員身分接受專訪,「唉唷,我覺得自己真的很幸運。」英宏有點不好意思地笑著說。

說起參與《痴情男子漢》的原委,英宏說這一切其實都是機緣。「是劇組有個人喜歡我的專輯,每天放我的歌,連奕琦導演聽了之後滿喜歡,也因為這樣看了我的MV,找我試鏡,我覺得好像是滿有趣的機緣就答應拍攝。」雖然這次角色戲份不多,但極為享受過程的他,認為戲劇能夠釋放平常沒有辦法表現出來的人格。「很像是你把平常生活裡所有壓抑的部分,全部一次展現。比如說我這次的��色Andy就讓我可以合理地當一個惡霸。也還好他內心戲的部分沒有很多,所以比較不會覺得尷尬,我在裡面除了談戀愛以外,不是破門而入就是打人、罵三字經、演出不良分子,其實滿痛快的,因為平時不會這樣嘛。」

一直都有電影夢

英宏跟電影的緣分其實從大學就開始,當初想念電影研究所的他,因緣際會當了電影製片,一作就試了兩年。他也熱愛觀賞電影,從周星馳、王晶等港產電影裡擷取微妙的幽默感,在《戀愛雞尾酒》裡了解不同的戀愛觀,甚至是讓他改變人生方向的《露西》…。電影之於他,早已大於單純的娛樂,而是蘊含人生深刻道理。「那個時候是我辭掉工作,重新要轉換人生方向的時刻,那個階段很茫然,不知道要不要繼續音樂這條路,但看完《露西》之後,覺得很震撼,不只是聲光美學,而是延伸出來的思維,或多或少鼓勵了我,讓我繼續從事音樂。」

對電影很有想法的英宏,提到楊德昌和侯孝賢的電影,話匣子就停不下來。從《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》《麻將》《一一》到侯導的《寶島曼波》,英宏喜歡看的是台北的故事,就和他的專輯一樣,忠實呈現自己生長的這一片土地。「我特別喜歡侯孝賢和楊德昌,不僅是他們拍攝的台北讓我感同身受,更是因為他們的電影很真實,結局也沒所謂好或壞,就好像你真的身處電影裡面。」

接地氣的真實美學

在音樂創作跟戲劇演出上都堅持「真實」美學的英宏,從小就跟著爸爸聽台語歌,葉啟田、豬哥亮到鳳飛飛、鄧麗君,他像塊海綿般吸收音樂的所有可能性。國中開始,他開始接觸楊乃文、糯米糰和張震嶽,然後在偶然的機會下,聽到了 MC Hotdog 的作品,啟發了他對嘻哈的熱情。「當初聽到這個東西就覺得,哇,很直接、叛逆、批判性很重,對一個國三的學生來講很新鮮有趣,因為從來沒有聽過這種歌,就開始想要用這個方式創作。」英宏這麼說。

十七歲時曾加入「大囍門」,但僅一年後就離開音樂圈,這中間十餘年間作過工頭、製片等各式各樣的工作,為生活打拼的經歷,讓李英宏的創作增添了美好的底蘊。「雖然很開心大家喜歡《台北直直撞》,但我不希望音樂變成討好別人的東西,對於下一張專輯,我的心態要轉換成上一張剛出片的時候。我現在覺得一無所有,只獻給創作。希望自己能夠做到盡量的誠實,不希望迷失自己,無論在音樂或戲劇上都一樣。」



Text/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Photo/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


【本文由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提供,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!】


延伸閱讀
《微微一笑》到《三生三世》,有顏可以任性的美男大神:楊洋

劉亦菲:「把心交給自己也是一種勇敢,恐懼是需要去克服的。」